论文范文
和bte365差不多的网站_bte365英超联赛欧冠_bte365靠谱么 > 和bte365差不多的网站 > 心理学 >

浅谈自恋人格的结构、形成机制

  ,

  
?

  自恋(narcissism)一词源于希腊语narkissos,意指水仙花。这来自一个美丽的古希腊神话,美少年那喀索斯(Narcissus)因为爱上了自己在水中的倒影,每天茶饭不思,面水憔悴而死,变成了一朵水仙花。心理学界借用这个词来描述人们自恋的现象。1899年,Nacke首次用自恋一词来描述个体像对待性对象(sexual object)一样地对待自体的一种态度。1914年,弗洛伊德在《论自恋》一文中对自恋的起源、本质、表现形式、及其在人的发展中的作用第一次做了详细的阐释。自恋在精神分析领域的引入很快引发了心理学者们对自恋的理论与临床的研究。社会评论家拉斯奇曾在《自恋主义文化》一书中指出自恋人格特质在人群中广泛存在。很多心理学者把自恋作为一种普遍存在的人格特质。自恋者高度地自我关注,以自我为中心,极为乐观地评价自己,需要他人持续的关注和钦羡,有着独特感和优越感,对权力、成功和名誉反复地幻想。

  一、自恋人格的结构20世纪80年代起的一系列关于自恋的实证研究,促进了自恋的自我报告测量工具的发展。借助自恋测量工具,许多学者对自恋的结构进行了探讨。1984年,Emmons用因素分析法提取出四个相互独立的因子:领导/权威(leadership/authority),优越感/自大(superiority/arrogance),自我沉迷/自我钦羡(self-absorption/self-admiration),剥削性/权欲(exploitativeness/entitlement),这四个维度的内部一致性信度分别为0.69、0.70、0.81、0.68[3]。后来,Raskin和Terry用因素分析提取七个因子:权威(authority)、表现欲(exhibition)、优越感(superi-ority)、权欲(entitlement)、剥削性、自我满足感(self-sufficiency)、虚荣(vanity);同时他们修订了自恋人格量表(NPI),保留了其中40个项目,修改后的量表(NPI-40)具有良好的内部一致性[4]。近年来,研究者对NPI的结构有了进一步深入的研究和改进。Kubarych等在非临床样本的研究中,对NPI进行了探索性和验证性因子分析,发现自恋的三因素模型:权力/表现欲/特殊人物(pow-er,exhibitionism,special person),并认为这一模型最为合适。他们提出自恋的三因素模型可能有类似于智力的层次性结构。Ames等将40个项目的NPI量表发展为一个单一维度的16项目的NPI量表(NPI-16),它有较好的内部一致性,很好的内部效度、区分效度和预测效度,并有很好的实际应用价值[6]。

  二、自恋人格形成机制

  1.早期精神分析论自恋

  弗洛伊德从内驱力模式和力比多的角度描述自恋,认为自恋涉及本能性能量从客体撤回以及力比多对自我的投注。弗洛伊德把自恋比作睡觉或生病的人],这时候,人把全部情感从外界撤回,被迫从对象撤回的力比多无法找到返回对象的路径,于是便转向自我,结果全部能量和注意都积聚于自我之中,就产生了可以称之为自恋的态度。这种力比多对自己的身体和人格而非对对象的执着不是例外的或毫无意义的,相反,这种自恋很可能是普遍的和原始的现象,有了这种现象然后才会有对对象的爱,而自恋现象却不必因此而消失。自恋分原发自恋和继发自恋两种。儿童将力比多投向自己和养育自己的女人,是一种原发性自恋,这是每个人都有的。随着个体的发展,个体将力比多投向客体。在这个过程中,如果遭遇挫折,力比多会由客体返回并积聚于自我之中,形成继发自恋。

  2.客体关系论自恋

  客体关系理论的代表人物克莱恩认为,儿童早期无法把”好的”和”坏的”父母形象综合起来,在他害怕坏父母对他的侵犯时,又将前来拯救他的好父母加以理想化,这种混乱的客体关系主要是由早期的人际关系造成的。如果后来的经验没有证实并把现实成分引入儿童对其父母最早形成的幻想中,他就会感到难以区分自我与自我以外的形象。一方面他会把自我与客体的好的和坏的形象加以严格区分,另一方面又把自我和客体的形象混合在一起,这是由于儿童没有能力承受矛盾心理或焦虑而产生的。他的愤怒使他不能承认对他所爱的人也有对抗情绪,当儿童感觉受到他自己的侵犯性情绪(先是投射向他人,接着又作为内心的”魔鬼”回到内心)的严重威胁,就试图通过对财富、美丽和无限权力的幻想来补偿自己所经历的愤怒与嫉妒。这些幻想连同他用以保护自己的内在化了的好父母形象,形成了”宏大的自我观念”的核心,夸大、理想化的自我形象也建立了起来。如果随着个体的不断成熟,未被组织的幻想变得比较统一,婴儿就会克服”自己是万能者,能控制整个世界的错觉”,而形成健康的自恋。康伯格(Kernberg)将自恋看作父母拒绝或疏忽儿童的产物,他认为父母对儿童的冷漠拒绝,会使儿童防御性地退避,并认为唯能信任、依赖或爱自己。他认为自恋个体将力比多投注在一个不正常的夸大的自我上,而这个夸大的自我是基于不成熟的真实和理想自我表现,以及理想客体表现之上的。个体将积极的、理想的自我及他人的特征整合在一起,而建构出一个夸大的自我。为了维持夸大但又脆弱的自尊,病态自恋个体会防御性地避免意识到自己或他人的消极方面。康伯格用力比多发展的阶段模型来解释自恋的产生,他认为力比多会依次在自体性欲(autoeroticism)、自恋、对客体的爱(object love)这三个阶段无差别地发展。在这个发展过程中,如果力比多有所消退,则会导致自恋个体无法达到”对客体的爱”,而最终停留在自恋阶段。现代精神分析学家科胡特(Kohut)更看重自恋在心理健康上所扮演的角色。他认为孩子出生后除生理需要之外,还有心理的需要,并将这些心理需要称为”正常的自恋需要”(normal narcissistic)。科胡特认为正常的成人都有自恋倾向,并且终生需要由自体客体提供的对自体的反映。科胡特认为初步的自体,既有一个客体———被理想化的双亲意象, 也有一个主体———夸大的自体。他详细分析了自体(self)正常发展所必须满足的三方面:自体-客体需要(self-object needs)、理想化需要(idealized)、以及归属感。所有个体早期都有得到”理想化父母意象”的需要,理想化需要的创伤性挫败会使孩子对自己的能力没有信心,无法发展出”自我抚慰”(self-soothing)的能力,儿童便会产生自恋。在健康人格中,自体的夸大性得到了修正,并被导向现实的追求,而被改造和被结合的夸大性可以为个体提供能量、雄心和自尊,因而健康的自恋表现为创造性、幽默和投情能力。

  3.社会学习观自恋

  社会学习理论(social-learning theory ofnarcissism)由Millon提出,他认为自恋的发展不是源于父母对儿童的冷漠拒绝或贬低的看法,而是源于父母对儿童的过度赞誉。当儿童被当作特殊的人物,受到过度的关注,儿童会认为自己是惹人爱的或完美的,而这种不切实际的过度赞誉会导致儿童产生一种并不能在外界维持下去的自我幻想,这种非现实的自我认识使个体产生了自恋。现实生活中这样的自恋者通常是能得到充分关注和照顾的第一胎或独生子女。

  三、自恋人格相关研究

  1.自恋与相关自我概念

  自恋与自尊(self-esteem)是两个互不相同,但又彼此相关的自我概念的形式。自恋的自我运作成分强调的就是提高夸大的自尊[8]。因此有些研究者认为自恋只是高自尊的一种极端形式,但多数研究者认为自尊是一个人总体的自我评价;而自恋与对自我的积极评价呈正相关,是对夸大的自我地位的沉迷。自尊与对自己的积极看法和社交的随和性相关,而自恋只与对自己的积极看法相关[9]。自恋者似乎总在寻求他人的钦羡,并不在意与他人的交往关系。另有研究发现自尊与自恋人格量表中的支配性维度呈高相关,控制支配性因素后,自尊与自恋人格的相关显着降低,有些甚至不再显着;在对自尊量表的项目分析中也发现,与支配性相关越大的项目与自恋也越相关,验证了支配性调节着自恋与自尊的相关关系的假设。

  Barry等研究发现非适应性自恋与低自尊相关,而适应性自恋与高自尊相关,但进一步的研究发现适应性自恋与自尊中度正相关,而非适应性自恋与自尊无显着相关。自恋的另一个中心特征是自我提高(self-en-hancement),这一结论具有跨文化的一致性。自恋者对自我提高的偏爱表现在:自恋者不仅会暗地里贬低他人,来维持积极的自我观点;而且还会当面贬低他人。Campbell等研究发现,无论是在独立性还是协作性任务中,自恋者都采用了自我提高的策略;而非自恋者的自我提高策略显得更具灵活性。非自恋者在需要与同伴相互比较(比较策略)的实验中没有进行自我提高;而在估计任务重要性(非比较策略)的实验中才有自我提高;自恋者更喜欢竞争性的任务,他们用对自己能力的幻想以及自己将来表现的夸大的期望来维持着他们在任务完成过程中的兴趣。Morf,Rhodewalt提出了自恋的自我调节动力模型,认为自恋是有目的的自我建构,自恋者通过内心的认知、情感过程和人际间自我调节策略的相互作用,来建构自我。自恋者无视社会情境中特殊的约束和标准,不顾他人的观点,视他人比自己差,以此来建构和维持夸大的自我,因此他们的自我调节往往是起相反作用的,最终阻止了他们获得积极反馈,从而破坏了他们想要建构和维持的自我。高自恋者常常对能够自我提高的机遇保持警觉,并强迫自己用某种超越常规的策略进行自我提高。对其而言,外界的价值标准比内部的价值标准更有价值。当自恋者受到潜在威胁时,他们会对有关自己的积极但脆弱的自我看法进行防御,一种极可能采取的措施是自我妨碍。自恋者通过操纵社会反馈来构建脱离实际成就的自我形象,这样的自我妨碍可以保护他们渴望但脆弱的自我形象。近来研究表明,无论反馈是否具有偶然性,高自恋者都会进行自我妨碍,而低自恋者只对非偶然性的成功反馈进行自我妨碍;同时,无论反馈的有效性如何,自恋者都会对积极的反馈进行自我夸大的解释,在非偶然的成功经历后,自恋者表现出更强的自信;自恋者自我妨碍的动机是保护自我、维护自我形象,而不是自我表现或自我提高的需要。

  2.自恋与马基雅弗利主义

  马基雅弗利主义(Machiavellianism)是一种善于操纵他人的人格结构。研究表明无论是在实验情境下,还是真实环境中,马基雅弗利主义者更易表现得冷漠,自私自利;而且更善于使用欺骗、操纵他人的人际策略。精神病、自恋、马基雅弗利主义常被称为”人格黑三角”,它们相互交叠但又互有区别,有研究表明”人格黑三角”本质上是统一的结构[19]。马基雅弗利主义与自恋有一些共同的因素,比如剥削、善于操纵、自我重要性的夸大感。但是,马基雅弗利主义者在对自我的感觉上更加基于现实;而自恋者对自己的人格特征有很强的自我欺骗性(如:低洞察力)[20]。另有研究者使用”大五”人格进行研究表明,自恋和马基雅弗利主义均与随和性负相关,自恋者在外向性和开放性上得分较高,马基雅弗利主义者在尽责性上得分较低,二者唯一相关的是难与人相处、对人不友善的特征。在自我提高偏见的测验中发现,自恋者的自我提高能力较高,而马基雅弗利主义者没有自我提高的表现;自恋者易于高估自己的智力,而马基雅弗利主义者没有这种倾向。马基雅弗利主义与自恋有可能会使人际交往不畅,但并不会成为沟通的障碍,有数据显示这二种特质在个人、人际生活、以及一些组织情境中还发挥着积极的作用[21]。

  3.自恋与权欲

  Raskin在其自恋模型中指出自恋者具有控制欲、表现欲、权欲、优越感、自我价值感、自我满足感等特征。自恋者强烈地需要控制感、地位、权力与成就,这正是领导者所应具有的品质。另有研究也表明自恋与被认可和对权力的需要有很高的关联。由于自恋者具有权欲,他会为了个人利益而剥削他人;但其以自我为中心,有操纵和剥削下属并进行印象管理的倾向,不能长久地维持下属的自尊及对其的忠诚。尽管操纵欲和印象管理被认为是自恋的一部分,但对于非临床的自恋,这并不是必要的。高自尊的自恋者是适应性的、心理健康的,他们虽有很强的自我感,但对自我的感觉更真实,并且会以直接而非剥削性的方式与人相处,因此会领导得更好;而具有与剥削性相关的非适应性特质的自恋者,会表现得自己很重要,并有高印象管理的倾向,他们可能被认为没有领导才能。另有研究者认为当今卓越的领导人都应具有积极的健康的自恋,并将这种自恋称为”产生式自恋”(produc-tive narcissism)。产生式自恋者有雄辩、自我中心主义、控制欲、冒险、冷漠这五种特征。

  4.自恋与攻击

  在日常生活中,自恋者更可能经历自我受到威胁的情况,因此自恋者更可能对任何可能威胁他们夸大的自我形象和自我表现的人或事进行攻击。高自恋者的情绪反应与人际关系事件显着相关,那些否定自我或威胁自我的社会信息更可能激发其敌意、愤怒和攻击的行为,因为他们有得到钦羡并让他人看到自己积极面的强烈愿望,这使他们在自我期望受到消极反馈的挑战时,更易产生消极的情绪唤醒,进而导致攻击行为的增加。近年来关于社会拒绝和攻击行为的研究也表明,自恋对个体遭遇拒绝后的攻击行为有重要的预测作用,高自恋者在消极的反馈后尤其具有攻击性。这可以用自我中心被威胁说(threatened eg-otism)来解释,即当自我受到威胁时,个体会通过积极地拒绝消极的外界信息方式来维持不现实的自我赞许的形象。攻击正是防御他人对高度赞许自我的破坏的一种方法,自恋者用攻击行为来对付消极反馈,来重建自我形象或阻止威胁的进一步延续。另有研究发现,高自恋者在被社会拒绝时会对无辜者进行错位攻击(displaced aggression),在延迟反馈的情况下更可能会对无辜者攻击,这可能是由于延迟反馈的情况最令其烦恼,也更易使其处于唤醒状态而更加愤怒,进而导致对无辜者攻击行为的增加。在高焦虑、唤醒、反馈不确定的状态下,自恋者尤其会进行错位攻击,以此来调整自我形象和情绪,或者获得对不确定情况的控制权;在遭受实际侵犯后,回避和复仇动机与自恋呈正相关,其中低宽恕性并高自恋的人具有最高报复性。

  5.自恋与宽恕

  与常人相比,自恋者更难宽恕他人,对侮辱和消极反馈的反应更有攻击性。自恋具有自我防卫的特征,与气质性宽恕、内疚的倾向负相关,而与情境性宽恕正相关。在气质性宽恕高的个体中,自恋与复仇不相关;在气质性宽恕低的个体中,可以用自恋区分出报复性和非报复性,高自恋且气质性宽恕低的个体最具报复性。另有研究表明是权欲使自恋者认为自己不应受到伤害,因而他们更不易宽恕他人,其膨胀的自信和权欲构成了其报复倾向的基础。Strelan研究发现自恋与自我宽恕正相关。自恋者之所以极易宽恕自己的行为而不感到内疚,自恋者之所以极易宽恕自己的行为而不感到内疚,一方面是由于他们太关注自我提高,而不愿让伤害事件影响其认知;另一方面,自恋者对自我有着积极的自我评价,对自我价值有膨胀的看法,这也使之更易宽恕自我。

  四、结语

  自恋有一个短暂但丰富的心理学研究历史。早期研究者通常将自恋作为异常人格进行研究,而社会和人格心理学家所关注的是”亚临床的”、”正常的”自恋。目前关于自恋的大量的实证研究,取得了有意义的研究结果,证实了将自恋作为一种个体差异变量纳入心理学中研究的价值。尽管研究者已经对自恋有了深入的探讨,仍存有很多值得进一步商榷的问题。

  首先关于自恋的形成机制与结构,西方学者还争论不止,仍没有给出相对明确的解释。自恋究竟是因为父母贬低造成的?还是由于过高赞誉形成的?或者二者皆有可能?

  第二,就自恋的测量工具而言,目前主要用NPI来测量,但研究者是否应该重新考虑NPI的反应方式,改变现有的二选一的迫选形式,将其它更为有效的方法如项目反应理论等应用于自恋结构的探索,用项目反应理论对NPI进行项目增减是否能进一步提高其差异分辨能力,完成对NPI项目的进一步发展?

  第三,就自恋的相关研究而言,虽然研究者已经进行了大量的相关研究,但对于自恋的机能的实际应用价值仍有很多值得进一步探讨的地方。近来不断有证据显示自恋与攻击、犯罪行为相关,那么非适应性自恋是否可以作为青少年攻击等不良行为的预测指标?如果是,那么研究者是否应在发展和检验自恋可能发展的先导模型时,确定适应性自恋和非适应性自恋发展的不同途径?这又是否能指导或帮助人们解决现实生活中可能遇到的问题?

  另一方面,自恋既可能引起人们很高的自尊和心理幸福感,也可能引起非适应性症状,那么研究者是否或者说如何能够指导人们发展积极的自我观念,而不用表现出与自恋有关的消极行为?尽管自恋者通常被人们认为是令人不愉快的人,但在现实生活中确实有一些自恋者很成功,那么人格中的自恋倾向是否真正可以帮助人们提高心理健康和对自我良好的感觉?最后,虽然从总体看自恋在西方人格研究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但是东西方文化有着显着的不同,因此,对自恋进行多元文化研究,对揭示自恋人格的结构是非常有意义的。


相关推荐
  • 02-16 论创新高校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的实践路径
  • 01-26 男女大学生心理求助特点
  • 01-26 青年教师的最近发展
  • 01-24 有利于大学生健康心理形成的主体性思想政治理论教育的
  • 01-23 浅谈自恋人格的结构、形成机制
  • 01-16 论Observer 行为观察系统及其在心理学中的应用
  • 01-14 体悟感动 学会感恩
  • 01-14 我国心理测试技术的发展
  • 01-14 青春“危险期”
  • 01-14 面向儿童青少年的创伤聚焦的认知行为治疗